风,呼啊呼
野草长满柏油路
宁静的早晨
飞啸而过
望着水泥地板
填满答案
最后一次满员的教室
空荡荡
分别两年
记忆犹新
可能已经忘记
又可能根本没有那段记忆